去看特立独行的猪

2015/06/12 Blog

2015 年 6 月 6 日,雷雨降兮,待初霁,去看你,满腿泥泞,天空却如洗。

王小波之墓

我此时还远算不得王小波门下走狗,最简单的例证就是墓前总是烟酒不断,而我却只带了一本《沉默的大多数》,还是在 Kindle 里。

沉默的大多数

我对他的了解其实很有限,书翻过几本,从没读完过;最早知道有这么个人是因为大学有个老师的 QQ 昵称叫「沉默的大多数」;后来在朋友圈里流传他其实是以作家身份为幌子的中国第一代程序员云云,顿时感觉异常亲切了起来。然而这样的交情就要来看看他,要是早些时候,我这样的人在某迅笔下估计也就是一名爱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不过墓主人对此应该是毫不在意的,这个我倒挺有把握。

其实想去看看这个墓的缘起,在于从简书的一篇文章里读到一段话:

年少的我有一个心结,那便是惧怕活得放肆的人,因自己的日子太过苍白。无故事可讲的我,怕被这些过得声色十足的生活家取笑了去。

俨然当年的我。

在三年前,我还跟自己说,「如果那些谨慎并无用处,我愿意旁若无人地活着」。

一年多以前,我还在劝解想变外向的内向朋友们,「心底安静,世界就不令人拘谨」。

如今当然是有了些变化,现在我常说的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而对生活家的态度也由惧怕变成了羡慕,还暗自养成了一套方法去涂涂抹抹日子的苍白。脸皮倒是依然有些时候薄得紧,曾经在大学英语课上表演过的窘起来瞬间脸红到耳朵根的技能怕是要伴我更久了。

虽然已经历过这许多变化,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分明还是特立独行的人的对立版本,循规蹈矩,个性全无,所以特别想去结识一位那样的人物,去探知他心里是否常常洋溢着我想象中的那种幸福。

这时突然想到昌平就住着一位呢,他相信和追求自由与尊严,而且绝不会在你耳边啰嗦,想了解他曾经想过些什么,只需抽空看看他的书,便可知何谓《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想贴两张图编得这么辛苦,我猜应该会先被人骂是一只花样作死矫情晚睡的猪。

Show Disqus Comments

Search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闷骚的程序员

    Table of Contents